九州体育投注限额

  • best365体育投注app

    扫码,关注微信

  • 扫码,关注微博

  • 扫码,加QQ群

010-60957585
首页 > 高中辅导 > 高考 > 新闻资讯 > 全国 >

【不得不看】话剧《大清相国》:历史反腐剧的现实关照

2017-09-22 15:42:31 来源:启达教育网

《大清相国》的小说最初是因为王岐山的推荐,一方面在官场内备受关注,另一方面也引发了市场上的热销。“上话”将这部历史反贪题材的作品改编成为话剧之后,被邀请到了中央党校上演。

9月5日晚,中央党校礼堂舞台上,一场历史话剧进行了3小时。其中一幕,罪臣张汧即将临刑,他面前的昔日同窗知己陈廷敬是监刑官员。张汧犯的是渎职之罪——在一起贪腐案中容贪。人生的最后时刻,他问苍天,也问这位反腐官员陈廷敬:容贪者的罪过不亚于贪者,但一时失察的前者被判死刑,而罪恶滔天的后者仍然冠冕堂皇地高居庙堂,他们又何日能除?陈廷敬悲痛,回答“不知”。

台下坐着千名当下的官员,官职从县委书记到省部级,有人掉泪,有人想起自己身处官场的情形与考验。这台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以下简称“上话”)出品的话剧《大清相国》是中央党校新学期的第一场大型文化展演活动。

“今年上半年,上海有两个剧团的作品在中央党校演出过,反响还不错,中央党校希望这样的演出能继续深入。”上话总经理杨绍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上海市委宣传部下达选报节目的要求后,上话上报了去年6月开始演出的原创重点剧目《大清相国》。

故事围绕清代才子陈廷敬展开。从赶考的知识青年,到卷入顺治朝索尼和鳌拜的政治斗争,陈廷敬历经状元被夺、心上人被许配友人后,被贬离京十五年。直到康熙整顿吏治,陈廷敬才被皇帝想起,成为反贪之臣,在办下的众多贪腐案中,也监刑了往日一同励志坚守高洁的两位同窗好友。而晚年,他以编撰《康熙字典》给自己的人生画上句号。

官场的善终,是作为该剧导演的中国国家话剧院副院长王晓鹰对这场话剧最大的感触点,“陈廷敬的官能做到底,身家也是安全的,这在中国知识分子里比较少见。从这点上,对我们今天有反思的意义。”

“有情之人做无情之事”

话剧改编自湖南省作协主席王跃文的长篇历史小说《大清相国》,王晓鹰和杨绍林几乎同时看上了它。

那是2014年,他们嗅到反腐剧重新开始松动的气息。

小说的一度热销源于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的推荐。当初在2007年,王岐山卸任北京市市长时向同僚提起该书,2013年之后,这个细节逐渐被媒体曝光,小说上了中纪委网站的推荐书单。

杨绍林上网一看,“这本书当时的销量在250万册,而之前我们(上话)改编《杜拉拉升职记》时,这个时尚的小说销量也只是在150万册。”他敏感地意识到市场前景,马上联系上王跃文,在2014年上半年签订版权合同,买断了小说的话剧改编权。

对于杨绍林的捷足先登,王晓鹰正在遗憾,没想到的是,最后杨绍林请他来当导演。这是基于他们之前20年来的多次合作。而在编剧方面,杨绍林找到了洪靖惠。这是一位编写过《亲爱的翻译官》《我是杜拉拉》等都市热播剧的80后青年女编剧,而杨绍林在跟她以往的合作中,留下了“阅读量非常大,擅长驾驭文言文到白话文转换”的印象。

2014年12月,洪靖惠满怀兴趣地接下了这个项目。将近50万字的原著摆在面前,洪靖惠要把庞杂的人物关系和主人公陈廷敬不断审理的案件变成舞台剧文学。她反复看了小说,查阅清史资料,找来相关的影视剧和京剧观赏,之后试图以断案的脉络建立大纲,发现这种方式行不通。“这种方式更适合电视剧走向。”她说。

“只有靠人物关系吸引观众。”三四个月后,洪靖惠借鉴京剧《四进士》,设计出四个读书人的主线,也就是从举人陈廷敬、郑恒、张汧、高士奇共同进京赶考讲起,他们成为好友,又一起明誓要为官高洁,“突出陈廷敬为了理想的坚守,关键是写明其他三个人是如何背叛初心的。”

洪靖惠把写好的大纲拿给杨绍林,他们共同确定下小说中需要保留的核心基调——五个字:忍、等、稳、狠、隐。杨绍林反复提醒洪靖惠要展现“正能量”,得关照现实,不能写得非常悲剧,不能让观众看完很压抑。

对于从小说改编成话剧的关键,今年上半年把《人民的名义》呈现到话剧舞台上的王晓鹰非常了解,“这两部话剧作品的内核很相近,都不是以办反腐案件的过程为主,全是把焦点集中在办案人和办案对象的关系上,他们相互之间是很亲近的人。”

“从艺术的角度讲,反腐是一个人的事,不是一个外部的事情。”于是,50多集电视剧还没播出时,同名小说《人民的名义》先在舞台上浓缩到了唯一一个场景里——汉东省委书记高玉良家中。人物只有高玉良、祁同伟、侯亮平以及他们各自的妻子,情节围绕师生关系推进。

在人情中爆发反腐的矛盾点,是他们达成的共识。洪靖惠也是想以这些人性里的东西来规避主人公过于“高大全”的问题。

为此,洪靖惠还着重加入了索尼之女月媛和陈廷敬相恋的另一条主线,这是小说中不存在的人物关系。两人街头偶遇相识,私定终身,最后被索尼拆散,月媛成了陈廷敬好友张汧之妻。陈廷敬为了保全忠孝而接受现实,多年之后,月媛为获罪的丈夫张汧来向正在反贪的陈廷敬求情,陈廷敬未能说服康熙,还不得已要完成对张汧的监刑,以此撕扯出强烈的感情纠葛。

对于前半场的“古人恋爱”,尤其是陈廷敬返还月媛定情信物“三生石”时,剧组人员都感到,在这两年巡演的四十多场中,对于年轻观众,是屡试不爽的笑点。洪靖惠还欣慰于有年轻观众会把识破骗局的陈廷敬比作柯南,以及还有人说陈廷敬一路走来像在“打怪通关”。

洪靖惠希望更能吸引青年观众,她要求由她来写这部话剧的公开简介,在其中,她强调是“看当年的青衣少年如何智搏奸佞”,而不是一代贤臣怎么样。“我怕他们写成一个反腐大戏,反腐是陈廷敬事业线上的一个外在动作,还是想年轻人能看到一个关于青年成长的好故事。”

“有情之人做无情之事。”这是创作团队最终定下的核心。

“我本高洁”

洪靖惠在2016年初交了剧本的初稿,从陈廷敬的二十多岁一直写到了六十多岁的人生终结。“作为创作者,会想写他的孤独,因为他当时是一个人反贪。反贪是一部分,主要写的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追求和对理想主义的价值坚守。”

上话演员田蕤喜欢历史题材,先前读过《大清相国》小说,听闻改编的话剧剧本已诞生,迫不及待地跑去上话秘书处要剧本来看。由于当时存在版权保护,他只能在办公室的电脑上读。一个多小时之后,他去和艺术总监申请,想把这个戏作为自己当年的重点培养剧目。

拿到剧本之后,田蕤在上面写满了查阅的资料和剧本分析,捧着去见王晓鹰,“能不能选择我来演?”王晓鹰一看,同意了。

到了不惑之年的田蕤觉得自己在年龄上也是适合陈廷敬这个角色的,“正好在中间,往前往后都能演。”

排演从2016年5月开始,集中进行了6个星期。在王晓鹰设计的舞台效果中,洪靖惠想表达的孤独况味,被其中一段八九分钟的安静场景凸显出来,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个片段,“萧瑟的意境一下被勾勒出来。”

那是在康熙和老太监的一段对白之后,舞台倒叙回往事,关于15年前陈廷敬被辞官离京的一幕。在幕布转换前,老太监目送康熙离场,独自立在舞台一侧,接着对观众说串场,最后一句话唏嘘不已,“人啊,这一犯背字,一走衰运,就一个字——冷。”

“呼——”地一声,刮风的音效响起,灯光暗下,灯光又亮起,在当年四个好友最初一起明誓的同福茶馆里,只有张汧来送陈廷敬。张汧走后,索尼来送了陈廷敬一个字,“等”。这一等就将是十五年。

十五年之后,陈廷敬已是四十多岁,而站在舞台上的田蕤也是四十岁。这是短暂的一幕,观众的反馈里很少提及,田蕤也没有和洪靖惠交流过感受,但一种莫名的默契,相比热闹的对手戏和高潮迭起的后半部分剧情,作为演员的田蕤觉得在全剧里,这一刻让自己最为动情。在这一刻里,他深切感叹,“人要耐得住寂寞,等得住。”

犯下贪腐罪的昔日好友郑恒临行前,场景是在其书房,身为吏部侍郎的陈廷敬坐在椅子上义正辞严地对其说教,郑恒站在一旁激烈地为自己罪行辩驳。最初设计时,舞台呈现仅此而已。一个偶然,王晓鹰发现演郑恒的演员练过书法,再排练时,王晓鹰就让其加入一个举动——对白结束后,在旁边的桌子上铺上纸,挥毫写下郑恒心里的呼喊,“我本高洁”。

1 2

相关阅读

活动专题

回顶部